高加索冲突再起 后帝国空间秩序构建之难

2020年的9月底,高加索地区的枪炮声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存在争议的纳卡地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发生了高烈度的冲突。中美欧俄等大国以及联合国都呼吁双方保持克制,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两个高加索小国之间的冲突背后是后帝国空间秩序构建之难,在全球战略稳定格局遭受冲击的时候,高加索地区的战争和冲突有可能带来系统性效应和连锁反应。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并不是今天才有的,而是一个旷日持久的难题,今年下半年以来双方就发生过冲突,但是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这次冲突的烈度和规模都比较大,更重要的是占据了国际媒体焦点,尤其是各个大国的表态,在一定程度上让双方在纳卡地区的冲突变成了国际性事件。

纳卡地区的争端表面来看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领土争端,原因是苏联解体之后,亚美尼亚占据了纳卡地区,这一地区原先是在阿塞拜疆共和国之下,但是主要的人群是亚美尼亚人。纳卡地区已经成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双边关系的一个“脓疮”,冲突时有发生。

领土争端背后是高加索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状况,有些国际关系学者认为高加索是一个“破碎地带”,难以归类于某种区域秩序框架之中。葡萄牙前外交欧洲事务部部长布鲁诺·玛萨艾斯在《欧亚大陆的黎明》中认为,高加索地区是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而恰恰在这个心脏地带,没有形成稳定的秩序。从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结构的角度来说,高加索地区可能不是欧亚之间的分界线,而是欧亚大陆的连接点,事实上,关于欧洲和亚洲之间的分野是近代以来逐渐形成的,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欧亚大陆具有整体性,尤其欧亚大草原是东西方交流的通道。当然,也是因为这种交流、冲突和融合“沉淀”下了非常复杂的地缘政治遗产。布鲁诺·玛萨艾斯就认为,“阿塞拜疆整个国家就像一个博物馆,每一件展品都代表着一个被遗忘的国家。”不断沉积而形成的地缘政治遗产,被现代国家或者说主权国家的框架所搅动,这是南高加索地区秩序之困。其本质在于,像高加索地区这样曾经是帝国争夺和博弈的地区,怎么能够建立起稳定的政治秩序。

高加索地区是多个帝国争夺和博弈之地,或者说是不同的帝国的边缘地带,形成了非常混杂的状态,不同的人种、宗教、文化在这一地区流动与混杂,甚至是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语言。纳卡地区曾经是阿塞拜疆共和国之下的领土,但是主要是亚美尼亚人,在民族国家的框架之下,领土与人口之间的关系更加敏感。在苏联时期,共处于一个国家体系之下,这种分歧被掩盖或者部分弥合,苏联解体意味着一次国家的裂变,在高加索地区这种混杂的地区,裂变会成为一个过程,围绕纳卡地区的争夺,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个新生国家构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家构建过程中,身份认同的建构需要“他者”的存在,而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互相成了“他者”,纳卡地区就成为这两个国家构建身份认同的“痛点”,也成为两国进行博弈的战场。

围绕纳卡地区的冲突已经延续了几十年,而在短期内看不到问题解决的曙光,维持现状可能是各方能够接受的底线。在双方发生冲突之后,成立了以美俄法三国为主席国的明斯克小组进行介入和调解,这次冲突之后,各方都发表了声明,呼吁保持克制。从目前来看,纳卡地区的冲突主要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个高加索小国之间的摩擦和冲突,换句话说,基本的“战场”已经划定,因此,即便冲突的烈度急剧上升,也基本处于可控的状态。双方之间的战争分布在两个战场:一个是真实的战场,双方用了飞机、坦克和火炮等重型武器;另一个战场是在舆论场,自媒体的发展让战争变成了现场直播,从冲突一开始,双方在舆论场的冲突烈度不亚于真实的战场。首先是谁挑起了战争,将责任推给了另外一方?这个几乎是无法去进行验证或者说不可能得到验证的事情,除非以后的历史学家通过调查双方的信息进行确证;其次是战争损失情况,双方都宣传己方取得了胜利,给予对方以重创,这既是为了鼓舞士气,也是提振国内的支持,双方都宣布进入了紧急状态。可以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似乎在重复着欧洲历史上一直上演的“战争制造国家”的戏码。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争如果在划定的战场上进行,那意味着这是一场可控的战争,是过去几十年来纳卡问题的痼疾复发。需要警惕的是,这一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结构与周边的大国勾连到一起,战争的风险也有可能外溢。亚美尼亚国防部发表声明说,土耳其的战机击落了一架亚美尼亚空军的苏-25战机,亚美尼亚指责土耳其入侵,同时威胁,如果土耳其在纳卡地区使用F-16战机,亚美尼亚将使用“伊斯坎德尔”导弹。这一事态背后的信息很明确,亚美尼亚和土耳其之间爆发冲突和战争的风险在上升,两国之间的恩怨非常深重,一战期间的“大屠杀”让两国结下了深仇大恨。

南高加索地区曾经是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和波斯帝国之间的“大博弈场”,如果三国介入其中,两个小国之间的战争会引起连锁反应。当然,就目前来看,大国博弈的逻辑与高加索小国的战争之间还没有形成绑定,另外,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之间还没动机去升级战争。比较值得关注的是土耳其在阿塞拜疆的存在,以及近些年来不断高涨的“泛突厥主义”情绪有可能会发酵,导致亚阿两国的局部战争外溢出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